改善学生心理健康,从补上学校心理师资缺口开始

  ▲2021年10月15日,北京交大附中的学生们在心理教师的指导下参与游戏。

  全国两会召开在即。全国人大代表、河北定州市西关南街小学副校长柴会恩建议,加强中小学心理教育师资建设,加强对学校心理健康教育的政策支持,制定和完善支持与鼓励的相关政策措施。鼓励开设有心理学学科专业的高校扩大招生规模,加强教育学、心理学等专业课程教学,加大高校心理健康教育人才供给。 心理专业毕业生很少到中小学就业近年来,我国一直比较重视中小学健康教育工作。《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指导纲要(2012年修订)》要求,每所学校至少配备一名专职或兼职心理健康教育教师,并逐步增大专职人员配比。去年7月,教育部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学生心理健康管理工作的通知》要求,每所中小学至少要配备1名专职心理健康教育教师,县级教研机构要配备心理教研员。 但具体到现实,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教师的配备情况却不容乐观。 北京师范大学的一项研究显示,在全国范围内,没有心理健康教育教师的小学、初中分别占比49.2%、41.0%。其中,在农村学校,没有心理健康教育教师的小学、初中分别占比63.7%、61.2%。而与此同时,教师资质门槛和专业化水平也亟待提高。在有心理健康教育教师的小学、初中学校中,拥有专职教师的比例分别占比只有13.5%、32.1%。 那么导致这一反差的核心原因是什么?是高校心理健康教育人才供给不足吗?但从近年来高校毕业生的就业情况看,心理学类专业毕业生的就业前景并不理想。 据教育数据公司麦可思发布的《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就业蓝皮书)》,应用心理学专业曾在2015年、2016年、2019年,三次入榜本科生红牌专业。而红牌专业指的是失业量较大,就业率、薪资和就业满意度综合较低的专业。 就拿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部毕业生的就业情况来看,2019年,该校心理学部本科毕业生总人数112人,但签约就业的只有3人,其主要出路是国内升学和出国(境)留学。

  由此可见,北京师范大学心理专业培养的学生,真正签约就业的比例并不高,这是具有代表性的。而考虑到中小学招聘专职心理健康教育教师都是要签约的,可以得出一个基本结论:中小学缺心理健康教育教师,但高校培养的心理专业毕业生,很少到中小学就业。

  ▲2021年12月17日,北京市职教学会心理健康教育研究会正式揭牌成立。

  学校心理健康教育不能被边缘化显然,解决中小学缺心理健康教育教师这一问题,不是要扩招已经多次被亮红牌的心理学类专业,而是要解决心理人才的就业需求问题,即:应落实每所中小学至少要配备1名专职心理健康教育教师的规定。 如此,才能提高心理专业毕业生的签约就业率,让更多心理专业毕业生进入中小学,解决心理专业毕业生的就业难,同时补上心理健康教育教师的缺口。 此外,值得关注的是,国家要求各学校必须配备专职心理健康教育教师,但不少学校没有配备,其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学校不重视心理健康教育,心理健康教育被边缘化和弱化。 事实上,即使做到每所中小学配备一名专职心理健康教育教师,也只能做“面上”的心理普及讲座,很难面向学生开展个性化的心理咨询、辅导,而当前中小学生的心理健康问题日益突出。

  ▲2012年陕西省宁陕县中学建立了专业的心理生理健康教育中心,两位学生在音乐减压室听音乐缓解压力。

  2021年3月,由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发布的《中国国民心理健康发展报告(2019-2020)》显示,2020年我国青少年的抑郁检出率为24.6%,其中轻度抑郁为17.2%,重度抑郁为7.4%。 重视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应加强对学校办学的督导,要求各地必须按规定配齐心理健康教育教师,健全专兼职心理健康教育教师队伍,全面开展心理健康教育,追究不配齐心理专职教师的学校和地方教育部门的责任。 与此同时,学校办学还要进一步扭转应试倾向,落实“双减”要求,重视学生的身心健康发展,教育要从“育才”真正回归到“育人”上来。 需要注意的是,加强学生心理健康教育,在校内,不只是专职心理健康教育教师的任务,所有教师都应该懂教育、懂心理,关注孩子的身心健康;在校外,要形成学校教育、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的合力,共同为孩子身心健康成长,营造良好的环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