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苗第四针就要来了?

  过去一周,国际疫苗巨头辉瑞和Moderna(莫德纳)陆续发声,称已就新冠疫苗第四针,即第二针“加强针”向FDA(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提出申请。

  3月20日,国家传染病医学中心主任、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也公开表示,新加坡、以色列都在布局第四针的打法,我国也会考虑这方面的后续布局。

  但是,考虑到国内第三针疫苗接种仍在推进,第四针的布局及落地是否还需要一段时间?如果第四针接种像市场预测般“早到”,国内疫苗升级换代的最新进度能否与之匹配?

  第四针比想象中来得更早?

  去年11月26日,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将奥密克戎变异株标记为值得关注的变异株,这种传播速度快、隐匿性强的新冠变异毒株用半年的时间向全世界展示了它的威力,至今已成为全球的主流行株。

  作为应对疫情的“武器库”,疫苗、抗病毒药物、医疗资源的整合成为重中之重,疫苗作为抗疫第一道防线,其接种新动向备受大众关注。其中,辉瑞公司CEO阿尔伯特•布尔拉“提前注射第四针”的言论格外吸人眼球。

  过去一周,辉瑞、Moderna相继表示,已就新冠疫苗第四针,也就是第二针“加强针”向FDA提交申请。据媒体报道,有知情人透露,FDA大概率将批准辉瑞、Moderna针对第四剂疫苗的申请

  不过,3月17日,以色列谢巴医疗中心最新的研究结果显示,第四剂疫苗抵御新冠病毒效果“微乎其微”。研究数据显示,在大约600名试验参与者中,270人接种了第四剂辉瑞或莫德纳疫苗。他们体内无论免疫球蛋白G(IgG)抗体水平还是中和抗体水平,都与第三剂疫苗接种一个月后测得的水平基本相似。

  但值得一提的是,新加坡在今年年初已经落地“第四针接种”,即接种科兴或者国药疫苗的民众,如果第三针接种的是mRNA疫苗,应该在5个月后、9个月内接种一针追加剂;第三针打的仍是科兴或国药的新冠疫苗,应在3个月后、9个月内接种一剂追加剂。追加剂可以选择灭活疫苗或者mRNA疫苗。

  近日,对于“第四针接种”的话题,张文宏也给出了自己的观点。他表示,新加坡、以色列都在布局第四针的打法,国内也会考虑这方面的后续布局

  在此前发布的微博长文中,张文宏曾多次强调疫苗的重要性。他提到,上海近六个月收治的2266例病例中,大多数是海外输入性病例,94%打过疫苗。2266个病人中,重症的只有0.1%,并无危重症(需要插管)和死亡病例。

  张文宏认为,确诊病例中94%接种过新冠疫苗,并非说明疫苗没有用,而是说明国际旅行的人疫苗接种率很高,达到90%以上,其中不到5%入境时被筛查出来核酸阳性。而感染者中大多数打过疫苗,这可以理解为打了疫苗仍有突破感染的机会,但是重症率与死亡率已经低于流感。

  此外,张文宏还表示,在香港本次疫情中,死亡个案中有89.4%的人并无接种疫苗或只注射了一针疫苗。在80岁或以上的死亡个案中,有91.5%的人未接种或只打了一针。根据死亡率分析,接种一剂或未接种人士的整体死亡率是2.03%,相较接种两针人士的0.09%,有23倍的差别。

  针对奥密克戎的疫苗正在路上

  根据国家卫健委公开数据,截至2022年3月4日,全国新冠疫苗覆盖接种率为90.1%,全程接种率87.6%。不过,第三针新冠疫苗加强免疫的覆盖率还有一定的提升空间。

  “目前,我国仅在18岁以上的人群开展加强免疫,其中,30~39岁、40~49岁和50~59岁人群覆盖率超过50%,相对而言,60岁以上人群接种率较低,不足40%,一些省份加强免疫覆盖率不足30%。”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医师余文周认为,老人感染和重症风险较高,所以60岁以上低覆盖地区需要给予关注,尽快提高接种率。

  在这种情况下,新冠疫苗第四针接种将至的消息格外引人关注。而在业内专家看来,其确定和落地还需要期待新疫苗的出现。

  国内疫苗专家陶黎纳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国内这轮疫情无症状患者比率高,一方面是因为病毒变异更加温和,另一方面是由于疫苗接种起到了“垫底”效果。

  陶黎纳认为,国内现有疫苗主要针对原始毒株和德尔塔毒株,从中和抗体浓度和各国案例看,疫苗对于奥密克戎的免疫效果应该有所下降,因此如果用现有的疫苗作为第四针,可能意义并不太大。

  “如果要打第四针,很有可能是用第二代(技术)的疫苗,也就是针对奥密克戎设计的单独疫苗,或者是把以前的也包括进去做成联合疫苗。”陶黎纳说。

  3月19日,国家卫生健康委科技发展中心主任郑忠伟表示,现在研究表明奥密克戎变异株并没有完全逃逸现有疫苗,即如果完成了疫苗的全程接种,仍然可以有效降低奥密克戎变异株引起的住院、重症和死亡的风险。

  郑忠伟称,目前国内针对奥密克戎变异株单价以及多价的疫苗研发已经取得了积极进展,其中进展较快的已经完成了临床前研究,正在向国家药监部门滚动提交有关临床试验的申报材料。

  具体而言,国内灭活疫苗已经开展了单价,以及“德尔塔+奥密克戎”两价,还有“原型株+德尔塔+奥密克戎”三价疫苗的研发工作,基本完成了临床前研究并且已经进行了生产验证。重组蛋白疫苗也有开展“阿尔法+贝塔+德尔塔+奥密克戎”四价疫苗的研发,正在申请境外的临床试验。

  此外,腺病毒载体疫苗也已经进行了疫苗株的优化制备,正在开展临床前的研究;mRNA疫苗正在积极推进临床前的研究工作。而前期的一些疫苗,目前在境外推进的三期临床序贯研究的过程中,也得到了针对奥密克戎变异株的一些保护力数据。

相关文章